梦的场景:风轻吹着,一道腐朽的大铁门,周围大片大片的黑色曼陀罗,萧瑟的树,水泥地和黄土隔开的地面。

扣问

我们活在喧嚣中,

我们寻找安静。

当然你定会发现,

太安静的时候,

你又希望活在喧嚣中。


喧嚣中带着粉尘的味道,

你皱起了眉头,

捂着嘴巴和鼻子。

不过你又不善于抱怨,

你期待安静。


你试图在安静中阅读,

糟糕的是喧嚣再次打搅了你,

修路的挖掘机突突地响。

放下手中的书本,

你戴起了耳机。


沉思中你发现,

耳机里放着一首喧嚣的歌。

无意识下你渐渐模糊了意识,

在睡梦中不断扣问,

在喧嚣中如何寻找安静?

【专访】庆元中学老师,吴清泉

[前言]

庆元中学老师,吴清泉。
擅长散文,作品散见于《庆元文艺》等杂志。

编辑主持,寤寐初凡。

[内容]

寤寐初凡:您有个很好的习惯,在听讲座什么的时候会随身带着笔记。您觉得笔记的好处除了着重点还有什么?

吴清泉:记笔记是想让自己知道在听什么。不加自己的想法。

寤寐初凡:听您说过您已经不再在课堂任教了,但您处于青葱岁月的时候,您觉得教师的使命除了作育英才还有什么?您是怎么看待教师这个职业的呢?求学时候您说自己是孤独的,您就拼命读书希望改变自己,那时候您的期望就是站于三尺讲台之上吗?

吴清泉:教师的使命除了作育英才,还有促进自己成长啊。教师这个职业崇高而艰辛,受尊重也压力大。读书时也没有想要当老师,只是觉得那...

【专访】角落里的广莫之野,陈陈相因

[前言]


角落里的广莫之野,陈陈相因。
微博:https://weibo.com/p/1005056610129692
微信公众号:yuanwozhinixin(CORNER广莫之野)

编辑主持,寤寐初凡。


[内容]


寤寐初凡:发现你经常换微信头像,那你骨子里是个多变的人吗?还是这只是你当下心境的变幻而已?


陈陈相因:我的想法会经常变,我觉得我是个思想非常活跃的人。心境,其实不是心境,而是心情。有时候我做错一件事,说错一句话就会很想逃避自己的身份,有时候心虚就会改头像。


寤寐初凡:你说今人的心境不似古人,写不出...

细节

也许我时常过后记不得岁月的细节

但是我记得岁月流转那喘喘的风

我记得路过的风景飞扬的尘土

那怡然自若的在心中


也许我时常过后记不得电影的细节

但是我记得电影奇虐那痴痴的笑

我记得理想的追逐放弃的难言

那流连忘返的在梦中


也许我时常过后记不得书中的细节

但是我记得书中悲恸那绵绵的雨

我记得痛苦的呻吟无常的结局

那适性任情的在笔中


也许我时常过后记不得静虑的细节

但是我记得静虑思索那离离的眼

我记得深沉的美感抵触的豁然

那宁静致远的在胸中

【专访】一抹,妖姬蓝。一抹,季汝蓝。

[前言]


一抹,妖姬蓝。一抹,季汝蓝。蓝蓝,刘淇。

爱落殿,爱我妮。爱一切美好的东西,爱三十七度的风,也爱深夜独唱的歌喉。

远在湖南长沙。狮子座小姐姐,O型血内科医生。湖南中医学院毕业。


豆瓣:www.douban.com/people/fairy_lan(Mrslovable)

微博:weibo.com/p/1005051649532482(季汝蓝)

微信公众号:Mrslovable


采访对象——蓝蓝刘淇;编辑主持——寤寐初凡。


[内容]


寤寐初凡:黧潋(陈思)说她的网名纯属好听,所以凑合一起。那么蓝蓝你的网名“季汝蓝”总不会也?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在吗?...

我二十八周岁了

今天没有什么不妥,我二十八周岁了。

我依旧贪恋文字。但是我似乎很久没有写过什么相对比较长篇的东西了。太多灵感退却,他们不来找我,所以我就只是别具一格得写了一些绝句。我写“卧待三更突落坠,梦中敲醒细听打。可惜白昼需精神,闭眼朦胧催入睡”。我写“纵有葬花词句语,挟面泪流又何如?念去新生嚎啕哭,感恩常想投怀抱”。我写“扪心扣问多喜欢,泪流满面送别离。恋埋胸腔未脱口,惟有心仪腹满纶”。我写这一些,认真的说我是舍不得不写东西的,每一次写完,我都陷入空落,对,只有在写的时候才是满足的,那种思考了又思考,推敲了又推敲的过程,才是人生的一种升华。

我依旧贪恋书籍。我买了很多以前看过的书,收集了那些我所欣赏...

背影,掠影

断了联系之后,只记得你的背影。

模糊了你的面孔,就像当初并不得见。

打搅到你,你说讨厌,我心慌慌。

我说你不肯与我相见,我便讨厌你。

你却难得得愉悦,像是你的阴谋得逞。

好吧,好吧,就让我只记得你背影。

淡忘了也好,失忆了也罢。

恰好你能安静地平淡生活不想有所奇遇。


就像得美的人无谓,自信便能追随你的左右。

我似乎出现的不是时候,只想我落归原处。

只是我还想记得你笑容。

我的笑,总是不及你的俏。

你的俏,悄无声息逗我笑。

你却别过头去,只留下你的背影。

只留下我形单影只。

归于平淡。


双眼呆滞的向远处观望,期待模糊了掠影。

时间经不起等待,随时都有可能...

勇敢

    久不提笔,皆因尘事所累吧。所谓的,累觉不文。但总有那么几许细碎,想以文字作祟,不想遗落了某些初衷。我不是姑娘,还请能够让我的心情能够如姑娘般美丽。


    尘事碰的多了,便应了那句人心不古,全然是怕了。怕多了一堆烦恼,只想呆在那里麻木不仁。这也就罢了,还得在周遭的环境中作揖陪笑,完全的不是理想生活。


    想起海岩编剧的《平淡生活》。但细看就知那本不是什么平淡,而是现实。想把现实化作平淡,而平淡之下却是处处暗涌。有人在爱恨中生活,也有人是只为柴米而生活着。不求多变,只是把梦给深藏,最后梦只能成...

三姑娘

三姑娘,爱恋其实没有那么困惑

别一味地倘佯在青春的爱河

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出走

然后,在陌生的地方安逸地生活

我想牵起你的手

时间的灾难似乎常伴你左右

我可能无法替你经受

至少我能稍微的温暖你心


记得酒吧的灯光看上去很耀眼

你是否想坐上台去,抱着吉他

哼一首刚学会的歌

还是你要坐在台下耸耸肩微笑

也许我们在谈梦想的时候都太过随便

以至于我们至今一无所有

似乎看不到未来,未来却朝我们迎面扑来

可是未来,能否迎面扑来芳香的味道


你到过的地方走过的路

你看到过的风景真的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美么

玻璃片从天空掉下来,击落在你的脚后跟

岁月就此为你营造了三个月的...

【专访】天亮说晚安——黧潋陈思

[前言]

专访:天亮说晚安。黧潋陈思。
观感:爱卖萌。爱向许许多多人说晚安。

微博:weibo.com/noelchen   
博客:blog.sina.com.cn/noelchen
豆瓣:www.douban.com/people/42574312

采访对象——黧潋陈思;编辑主持——寤寐初凡。

[内容]

寤寐初凡:你一定收到过许许多多的明信片,那么,你来说说你与明信片的故事吧。还有,明信片之于你,是怎样的一种情愫?

黧潋陈思:收到过许多明信片。还有许多遗失在了来找寻我的路上,也不知道是不是邮递员叔叔的问题,很遗憾,有些没有看到。我喜欢明信片。喜欢看它上面盖着各地的邮戳。喜欢看不同的人给我...

茉莉花开,茉莉花

根据章子怡主演的电影《茉莉花开》所写的观后感。


    时代变迁,物转星移。茉莉花,这三代女性的风骨却得以遗存。她们沉静冷僻,特立独行的性格,异于一般女子。旗袍加身,尽显婀娜的身形里,是看淡的一种情绪在。可又太过任性,自以为能够自己把握住幸福。始终要等到身边的人死去或离开,才幡然醒悟,终究不是自己一个人能承担的,终究不能够和爱人白头偕老,孤寡终身。


    茉,名噪一时的电影演员。梦想中的白马王子高占非,但始终是梦想罢了。只能爱上带自己入行的电影老板,以为这就是自己的幸福了,而且还怀了孩子。不曾想,那男人竟叫自己拿掉孩子。待到战火纷飞时,那男...

美梦嫣然(写给同桌的你)

    识于微时的你我,确切来说彼此并无多少交集。只是偶尔我会来到你家,和你诉说些有无,提及的也无非是些淡淡的回忆过往。那些零星的,只怪岁月总是让人淡忘太多的东西。


    只是,你给我的感觉是,在那么多相识的朋友同学之中,你更随和大方。更懂得仔细倾听我的诉说。彼此并无拘束的样子。又或许,因着你是我的同桌,又是一个不会计较太多的人,我更愿意与你交谈更多。或许吧。


    小学二年级上半学期刚开学的时候,你出现了。作为插班生的你,我很荣幸得成为了你的同桌。我们坐在一起的时候,画过三八线,不过我记得好像后来擦掉了。你提醒我说我...

孵梦里与你相见,在森林中唱游。

境遇你,我怦然。瞅着你的马尾看夕阳。

孵梦里与你相见,在森林中唱游。


坐梦你一人,无言。我走上前静握你手。

你手冰凉。冰凉你手,触摸我心房。


你看那落日余辉,那夕阳。那夕阳西下。

西下寂静茫。茫然无措,兀自跌倒。


你手挽我手,我手成你羁绊。你随我走。

你边走边唱,时光在飞逝生命知多少。


从前从前的你说,你可以什么都跟我说。

潜移默化之间,我只能看见你两然。


午夜飞行。我看到你展开双手假装翩然。

翩然起舞,那是他人看不到的风景。


你我来到目的地,在至高山峦高声喊叫。

心脏。你说,让我倾听你心跳的频率。


请替我喝完这一大碗的苦药好吗?不好。...

【专访】ecke的角落——吴雪颖ecke

[前言]


吴雪颖,德文名ecke,在德语里是“角落”的意思。
ecke直接用中文谐音读是“爱可”。爱可,可爱。
ecke的角落,就像是一朵隐匿在缝隙里的病态的花。
呼吸着世间的气息,却枕着醉人的梦,遁入角落的幽暗。
同济大学建筑系毕业,之后留学于德国恺撒斯劳滕大学。
2006年06月底毕业回国。2003年开始音乐创作。
曾在留学期间在大学里开过一个小型个人演唱会。
现积极筹备第二张个人专辑。首张个人专辑《ecke的角落》。
于2009年10月01日由“声演坊·口袋唱片”推出发行。
影像、视觉、文字爱好者。退役建筑师。低调民谣歌手。


采访对象——吴雪颖ecke;编辑主持——寤寐初凡。


[内...

【专访】追风的男孩——陈子叙

[前言]

陈子叙。(微博:weibo.com/zixuchen)
八九年生,天蝎座。自由写作者。设计师。《Zor》杂志主编。
现就职于四川新闻频率,栏目编辑。佛教徒。信仰自由的灵魂世界。

博客:blog.sina.com.cn/zixuchen
豆瓣:www.douban.com/people/zixuchen

采访对象——陈子叙;编辑主持——寤寐初凡。

[内容]

●微问答

寤寐初凡:微电影,微博。这些零碎的创作会不会影响到你日常的创作?

陈子叙:可以说,微博是我现在生活的必需品,我每天可以在微博上看到很多事件,很多故事,很多心情,我的文字会根据我看到的内容有感而发,是会影响到我的创作。

寤寐初凡:以微去看大的问题...

【专访】食神大人——四小姐

[前言]


四小姐。(微博:weibo.com/l292513)

半岛文化网小说版块版主。深蓝创作小组核心成员。

兴趣是看书。各种小说。听歌。写字。看电影。行走。

作为一名文艺吃货,她的使命是写好文字,吃遍全球。

她的信条是,原谅我这一生放纵不羁爱自由。

宠辱不惊。冷暖自知。有求皆苦,不如无事。


采访对象——四小姐;编辑主持——寤寐初凡。


[内容]


寤寐初凡:此次小说版的主题为“美人”,那么我想知道,平时你的生活中是如何去审美的呢?


四小姐:我看人分两种。看得舒服:简单自然,素雅大方,淡妆清爽,浓妆妩媚。无法接受:劣质香水,满脸白粉,高傲无礼,赤膊肥肚。偶...

【专访】赏味期限——念上时光

[前言]


念上时光。(微博:weibo.com/shangweiqixian)

半岛文化网(www.seazor.com)网络电台事业部执行总策划。

自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登入半岛以来任电台策划一直兢兢业业。

努力做好本分。沟通能力强。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二十一日。

女性,属猴,双子座。本名杜若若。安徽外国语学院在读。

有点聒噪,迷恋安静,静听岁月,相信爱情。

在熟人面前像个疯子,在陌生人面前像个傻子。

有点固执,生性倔强。平日爱笑,喜忧参半。

有点孩子气,常常逞强。害怕孤单,却又常常一个人。

很矛盾。很独立。


采访对象——念上时光;编辑主持——寤寐初凡。


[...

【专访】亲爱的小孩——四喜

[前言]


四喜。生于七十年代,其作品多发表于《萌芽》杂志。以及,《布老虎青春文学》等。

作品有《亲爱的小孩》《半局棋》《天人不寂寞》《明珠之森》《顶多天涯顶多海角》等。

长篇小说有《西西里战役》。《萌芽》人气最旺的作者之一,被誉为“情绪的魔法师”。


采访对象——四喜;编辑主持——寤寐初凡。


[内容]


寤寐初凡:《明珠之森》作为《亲爱的小孩》的番外篇,为什么事隔这么多年才开始写?以后还会有后续的作品吗?


四喜:当初写《亲爱的小孩》时没想过要写番外,自己也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小说,觉得相比较其他的短篇,有些做作和拗口。但刊出来的效果不错,很多人喜欢,八九年间被人提到的...

安静,心平,气和,以及,其他

    时至今日,那些仍不得通透的浅显道理,我已经变得不去管它,处置于一旁。要如何处于一种旁人的不屑眼神,才得以转换成我的定力?


    要化解的事情始终也就那么几件,一味纠结于去日苦多也不是办法,显然我是以度过一日便为一日的思考方式来应对接踵而来的黑色炸弹。黑色炸弹?生活。


    很多时候我都睡不着,就像很多时候我都起不来。所以万事都不应该像凭空想象那么来得随意,你可以假想假使以后你老了突然有一天躺在床上忽然就下不了床了,结果你发现你中风了。要改变以及养成你的好的习惯,养得成养不成是你的事情。...


飘忽的思绪

    本想边听着音乐边开始我的写作,但是音乐连同窗外的淅沥的雨声让我方寸大乱。关掉音乐,安静,安静,安静。


    继续我的写作。对我来说,写作倒是一件可以让我安静下来思索的事情。好吧,我承认,几个月下来,我除了在微博上罗里吧嗦几句,写作已经被我彻底搁浅了。这同时造成了我行为上的迟钝,让我来形容一下,我这过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混账生活。


    爱玲同学的婚礼我也无法去参加。青春白白浪费,增长的不是见识,倒是年龄。如此这般生存的意义倒庸俗成为了吃饭而工作,但这又是我必需面对的。我每天周而复始地过无意...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你的过去。他说,忘掉你的过去。那万般痛苦的过去。是的,那些使你身心愉快的,你可以牢牢地将它们给记住。忍不住要敲打你的坚强,让它苏醒吧,在又一块崭新的土地里。 


    你的现在。他说,继续你的现在。那百无聊赖的现在。对你身旁走过的每一个面孔微笑,假如他给你的是一个板着的面孔,那么请你再次向他微笑,谁又能拒绝你再次的邀请呢? 


    你的未来。他说,赶超你的未来。马上你的岁月的年轮又将增加一个圈数,你感觉到它正紧迫地从你身边跑了过去吗?你无法给他一个特殊的定义,你只能放任它说它在飞快地驰骋,模糊...

半岛论坛之会员专访

半岛论坛全名为半岛文学论坛,创建于2010年9月12日,现已发展成为半岛文化网的旗下文学论坛。半岛论坛坚持80末90后青春严肃文学方面,现已经成长为以文字为主,同时喜欢网络电台、电影音乐、摄影旅行、绘画制图等方面的80末90后们聚集之地。爱是深海两万里的泅凫,半岛论坛用文字的方式,诠释别样的80末90后的内心世界。半岛论坛地址,http://www.seazor.com/,欢迎你的加入!


[前言]

我是一尘寒舍。欢迎你们来到【沙龙|salon】

本期半岛访问人物  ——  寤寐初凡
本期采访编辑主持  ——  一尘...

思绪里的碎碎念

思绪里的碎碎念:试图通过熬夜让自己有很深的睡眠,已经有三四年的时间了,精力就是这么消失殆尽。我想把时间的钟摆努力地调试好,可是一旦入夜,就稍显得力不从心,他无可奈何地在寤寐之间辗转反侧。我说,我要睡了。那么我就真的睡着了吗?!我真的睡着了吗?!或许待会儿,我真的就睡着了。我要睡了。我说。


思绪里的碎碎念:失去的不再来,过去的永不回,惦念的总不在,那就缅怀一下好了。面对着自己的颓废样子,是该好好做改变的时候了。不然只会以不以为意的状态继续下去,得到的是一个更差劲的自己。那样一点都不好,即使思想里有多么美好的存在。但是那些奇怪的人们哪会把你看待的有那么高尚,你的情操连半毛钱都不值。


思...

旧诗六首,烛光晚餐,等等等等

旧诗①烛光晚餐


暗夜

黑黢黢地

连大地都失去了生机

  

月牙儿恐怕今晚

不会再出来

  

灯也熄灭了

完全处于黑暗之中

  

眼前有烛光出现

是贫苦的农民家

点着蜡烛正吃着晚饭

  

我觉得

这多么像一个烛光晚餐

透着落魄的凄美


PS:此诗曾刊发在某学生作文杂志上,具体是哪本我忘记了,但我想把此诗重点说一下的缘由是,这是我第一首变成铅字的诗,那时的我也是一个追梦的孩子。当然,现在的我,依旧是。


旧诗②微笑背后


合起双手

掩起脸庞

微笑背后

泪光闪烁

  

哭着微笑

微笑着哭

味苦未佳

泯如淡虾


旧诗③幸福


幸...

雪中奔跑雨中漫步

    关雪琳是个很早就闯进我视野的女孩儿,她现在在念大学,学习绘画。她吧,喜欢别人亲昵地称呼她为小雪。但她是别人的小雪,我说,我一点儿都不稀罕。的而且确,她口音持重地说,我们都会有自己的生活。


    下大雪的时候,我给她打电话,她说那雪覆盖住了她的去路,她坐在火车上尽情地挥动着手中的画笔。耳机连着手机跟我说,火车需要暂时地停靠在那儿,是要等待雪的融化吗?我说,你能描绘出一幅雪国的情景吗?我想要那种超脱一切的情景,就好比在梦中,梦里出现的,我站在路旁向山上的雪顶望去,周围一大片一大片的云雾缭绕,我是要踏出去了。我伸出我的左脚,...

快乐的小猪

    有人说:这世界上只有两种人,忧郁的哲学家和快乐的猪。我不知道我是哪一种,我只希望我不是忧郁的猪。《沉默的大多数》。王小波。


    过去的已经在时光的流逝中灭亡,存在的,也即将死去。每停驻一个现实,都已显苍老。从幼稚,到成长,至成熟。谁都看到了,惟独自己却茫然,灵魂颓废。 


    将所有的书都放进抽屉里,将手放在桌面上,脸蛋轻轻地躺在上面,侧着身子。沿手嗅着一股清香,那是从圆珠笔转动的滚珠中所倾溢出来的,是奶油蛋糕的香味。让我的肚皮有了一丝肌饿感,里面尽是一些发...

心口不一

没有什么大不了,没有什么起不来。我睡。 

今天的点钟在哪里挂上记号,在响起的时候我一把将它摔在地上。 

依然走,没命似地,踏上一条不归路。 

它响起来了,伸手去抓,却怎么抓也抓不到。 

太远了,之间一条隔阂,挡住了手的去路。 

呼吸仍是均匀的,心脏有节奏地跳动。 

我趴在桌上,想着异地的事情。 

异地的她好吗?异地的她长得胖了还是瘦了。 

影象模糊,异地的她长得什么样我都快忘记了。 

照片呢?她的照片到哪里去了,我找不到她的照片了。 

失魂落魄地寻找。它在这里,它在我的...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外面的世界)

    在书店里看到杜拉斯的书,《外面的世界》。一个以文字为生命只顾将自己的内心记录的女子,关心起外面的世界的时候,将会得到别样风情还是矫柔造作的结果呢?!答案不一,这要看某个人对待文字的看法了。

    豪放的太男人,婉约的太女人,来点生硬的又太自不量力。干脆三下五除二,来锅大的杂烩。豪放婉约生硬,让自己能完好的接受各个流派的文字性质并从其人其语中得到阅读的放生,不是瞟一眼扔到一边。

    然后像阅读《情人》一样阅读《外面的世界》。开篇一个故事。一个年轻的阿尔及利亚人在街上游荡着以卖花为生,他没有...

七堇年:其实我看的书不多,很惭愧,有时候自己进书城也会茫然。但还是要多读书,读经典的书,扩大知识面是十分重要的。阅读给予我们和自己对话的机会,是莫大的享受。我认为阅读还是要多读经典,我以前就十分喜欢读史铁生的、余华老师的文章。因为只有经得住时间的洗礼才能证明什么是值得读的书。另外我比较喜欢读男性作家的书,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女性作家的细腻,希望能通过读男性作家的书来完善自己的思想。

花未坼:悼念史铁生。我记得,两年前你给予我《我与地坛》的触动。 “有过我车辙的地方,也都有过母亲的脚印。”海子,史铁生,周国平,张悦然,安妮宝贝。在读书方面,好似更偏向于男性作家。他们更理性沉着,从不刻意...

被夭折了的故事?!

某。让我往来往去了说的话,你依旧那么使我不能忘怀。

你的心中有几个让你念念不忘的人!?

吴玮玮:好多

盼盼:除了一个不存在的 亲爱的 一无所有

蔡珊三三:呃,想下。

花未坼:多了去了。牵牵绊绊多情长。

…… …… ……

这只是一个故事的开始,未完待续。

或许过几天我会更新的,又或者这个故事将会到此夭折。

等着瞧吧。别把我看待成一个单纯的人,但我所需要的,都是简单的。

被夭折了的故事?!

© 寤寐初凡 | Powered by LOFTER